今日巡查日本城、大生生活超市及759部份分店,發現部份生活用品包括漂白水、洗衣液及漱口水均沒標示中、英雙語警告字句,但海關未有採取行動,顯示海關處理手法並非一視同仁。記者更目睹位於調景嶺的日本城,竟有職員「補鑊」臨急貼上「雙語警告標籤」,甚至表示「政府規定話要黐,(政府)查到會死呀」。

在筲箕灣、調景嶺、馬鞍山等地多間商戶視察,發現海關所指「沒雙語警告標籤」的情況在不同商戶亦隨處可見,其中記者今日到調景嶺的日本城視察,發現有數名職員正在「埋頭苦幹」為一批又一批清潔及護理用品的包裝貼上警告標籤,其中一名女職員正為一批泰國製的rejoice洗頭水貼標籤。

該款洗頭水在未貼「雙語警告標籤」前,瓶身只有英文和泰文,記者佯裝顧客向職員詢問為何今晚要突然貼標籤,對方坦言並不清楚箇中原因,只覺這個步驟很麻煩,令她和另外兩名店員都要臨急臨忙為大批貨品貼標籤,她透露預計要花一晚時間將所有消毒用品及沖涼用品貼上印有「如果有皮膚損傷、過敏、濕疹,要停止使用」字句的中英語標籤,「本身應該唔使,都唔知點解要黐,政府規定喎,一定要黐㗎,(政府)查到會死呀」。

調景嶺的日本城職員「補鑊」,臨急貼上「雙語警告標籤」。

調景嶺的日本城職員「補鑊」,臨急貼上「雙語警告標籤」。
日本城職員指政府要求張貼「雙語警告標籤」。
日本城職員指政府要求張貼「雙語警告標籤」。

記者亦到筲箕灣東大街的大生生活超市了解,發現至少4種產品未有貼上「雙語警告標籤」,包括泰國製Surf洗衣粉、泰國製tide洗衣粉、日本製麗本高保濕潤膚乳及日本製花王漂白水,部份更只有泰語或日本警告字句,亦即不符合有關法例規定的中英雙語要求。另外,韓製辛辣麵及日製班戟粉亦未有貼上營養標籤,其後記者見到有女職員蹲在地下,將未貼上中英文標籤的漂白水從貨架上取走,放入紙箱內收起,之後放在貨倉一旁。

泰國製Surf洗衣粉及泰國製tide洗衣粉只有泰語字句,亦即不符合有關法例規定的中英雙語要求。
泰國製Surf洗衣粉及泰國製tide洗衣粉只有泰語字句,亦即不符合有關法例規定的中英雙語要求。
日本製麗本高保濕潤膚乳未有貼上標籤。
日本製麗本高保濕潤膚乳未有貼上標籤。
記者在筲箕灣東大街的大生生活超市中,見到泰國出產的洗衣粉未有張貼「雙語警告標籤」。
記者在筲箕灣東大街的大生生活超市中,見到泰國出產的洗衣粉未有張貼「雙語警告標籤」。
大生生活百貨的職員將未貼上中英文標籤的貨品收起,放入紙箱內。
大生生活百貨的職員將未貼上中英文標籤的貨品收起,放入紙箱內。
筲箕灣東大街的大生生活超市內的日本品牌漂白水亦未有張貼「雙語警告標籤」。
筲箕灣東大街的大生生活超市內的日本品牌漂白水亦未有張貼「雙語警告標籤」。

759日本城售洗衣液漱口水 部份無安全標籤照賣

記者亦到馬鞍山恆安邨的759雜貨店視察,發現有日牌的洗手液或洗衣柔順劑,雖有貼上中英文安全標籤,但部份貼在底部,並不是法例規定附於包裝內的文件的顯眼處。消費者若沒有翻動至底部,根本不知道附有標籤。不過,記者再細心檢查,發現部份同類產品竟沒有標籤。至於同位於恆安邨的日本城,亦有一隻日牌的漱口水、洗衣液及一個來自美國品牌的洗頭水,均沒有全部貼上中英文安全標籤,但貨品卻放在當眼處,並標明是熱賣貨品。

日本城出售的漱口水部份無貼安全標籤。
日本城出售的漱口水部份無貼安全標籤。
日本城出售的洗衣液部份亦沒有貼上中英文安全標籤。
日本城出售的洗衣液部份亦沒有貼上中英文安全標籤。
日本城出售的美國品牌洗頭水部份沒有貼上中英文安全標籤。
日本城出售的美國品牌洗頭水部份沒有貼上中英文安全標籤。
日本城出售的部份漂白水則貼上安全標籤。
日本城出售的部份漂白水則貼上安全標籤。
759阿信屋出售的洗手液,部份安全標籤貼在底部,並不在顯眼處,消費者未必留意到。
759阿信屋出售的洗手液,部份安全標籤貼在底部,並不在顯眼處,消費者未必留意到。
部份產品則在背部貼上安全標籤。
部份產品則在背部貼上安全標籤。
759阿信屋出售的洗衣劑部份貼有安全標籤。
759阿信屋出售的洗衣劑部份貼有安全標籤。
優品360分店的貨品有貼上中文警告字句,未發現涉嫌違規情況。
優品360分店的貨品有貼上中文警告字句,未發現涉嫌違規情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