潘生與女友為結婚去買樓,30歲人零積蓄,不諱言是「父幹族」,獲家人資助130萬元上車。最初以為這筆錢足夠支付新樓兩成首期,又以為有舖位收租的父母做擔保人可以通過壓測。加上某銀行職員實牙實齒話「一定借到八成」,卻於臨上會前兩星期換來「sorry借不到」的答案。尚欠60萬元上會,曾經想撻定,但大拿拿130萬元呀!結果比「父幹族」更犀利的「舅公族」出手,助他們逃過撻定一劫。

潘生哽咽地說:「本身無諗到舅父會幫手。由細到大,佢哋好陌生,存在隔膜。當我知道佢哋好快應承話幫手嘅時候,嗰下我同阿媽係崩潰咁喊咗出嚟。而家節慶見到佢哋,心裏都有壓力,因為我買新樓要佢哋幫,咁佢哋都有仔女,表哥表姐表弟妹可能買二手樓咋喎,但我買新樓,就係呢個對比,我難受。」

潘生哽咽地說:「本身無諗到舅父會幫手。當我知道佢哋好快應承話幫手嘅時候,嗰下我同阿媽係崩潰咁喊咗出嚟。」
潘生哽咽地說:「本身無諗到舅父會幫手。當我知道佢哋好快應承話幫手嘅時候,嗰下我同阿媽係崩潰咁喊咗出嚟。」

從事IT的潘生與太太去年買樓,今年拉埋天窗。睇過二手樓,始終覺得裝修費開支大,轉投新樓市場就睇中恒地(012)元朗尚悅‧嶺。原本預算400萬至500萬元,但低層單位被周圍大廈遮擋,跟父母傾傾吓,計返供款每月不是差很多,就拍板買入中層高單位,金額約580萬元,兩成首期是116萬元,連雜費,涉及資金約130萬元。潘生原來以為早年父母協助買入的基金可以提取100萬元,惟只能取出20萬元。最終雙方父母合共提供約130萬元幫助上車。

從事IT的潘生與太太去年買樓,今年拉埋天窗。睇過二手樓,始終覺得裝修費開支大,轉投新樓市場就睇中恒地(012)元朗尚悅‧嶺。
從事IT的潘生與太太去年買樓,今年拉埋天窗。睇過二手樓,始終覺得裝修費開支大,轉投新樓市場就睇中恒地(012)元朗尚悅‧嶺。

兩公婆30歲,兩人收入微薄,潘生近期轉工月入才約2萬元。他們去年申請按揭時,申報二人月入共約3.3萬元,樓價580萬元,如果支付兩成首期,借8成按揭分30年還款,息率2.5厘計,月供18,334元,壓力測試下,最低月入要求43,909元。他們知道單純以兩人每月入息未能通過壓測,但潘生父母有一個舖位收租,每月收租1.7萬元,如果有父母做擔保人,或者有機會通過壓測。

他們把所有收入證明及父母舖位資料都遞交到某銀行,潘太稱:「層樓580萬(元),銀行按揭職員實牙實齒同我哋講,以你哋嘅入息,加上父母擔保,你哋一定可以借到八成,或者八成半都可能可以。」潘生補充:「當時我哋同職員講,我哋人工3萬幾,因為我父母有個舖位收租,每月收租1.7萬元,加埋成條數,按揭職員實牙實齒同我哋講:『超過八成,無問題㗎啦,你哋放心啦!』」於是他們叠埋心水等批按揭,沒有找第二間銀行。

申請按揭兩個多月,距離上會前兩星期,「佢(按揭職員)先好feel sorry同我哋講,你哋借唔到呢個金額(八成按揭)!」潘太話:「當時嬲到無得再嬲,而係要快啲搵其他銀行……我哋有諗過撻定,我哋已經畀咗差唔多130萬(首期連雜費)⋯⋯(被問唔係嘛撻定?)係呀,130萬呀!」潘生說:「因為我哋已經畀咗好多錢……我自己就會好硬着頭皮要有磚頭揸手,我哋先可以繼續儲錢又好,再理想啲可能樓換樓,或兩層樓揸手。一定要有層樓,如果租樓,永遠唔會有資產上嘅增值。」

最後搵到另一家銀行,但最多借約七成按揭,即約400萬元,需要支付3成首期即近180萬元,惟雙方父母已盡晒力,尚欠60多萬元,潘生硬着頭皮問父母,媽媽就搵他舅父打救,最終借出60多萬元。潘生想起這事,一邊哽咽一邊感謝父母及兩位舅父,更想講的是:「年輕人上樓好唔容易,我哋份人工,公屋又申請唔到,私樓又買唔到,我哋同政府講呢樣嘢,無人回應,好辛苦、難受。」而因為延遲成交,最終遭罰息涉及約1.7萬元。記者曾聯絡潘氏夫婦委聘的銀行職員,他回應,對他們的個案沒有印象,目前亦不在該銀行工作。

就上述個案,中原按揭董事總經理王美鳳表示,如果他們選購樓價580萬元希望承造8成按揭,以他們月入3.3萬元計算,基本上是未能通過壓力測試及供款佔入息要求。面對這個情況,他們加父母作為擔保人,以他們父母每月舖位收租1.7萬元,如計7成,加埋落去,是有機會借到8成按揭。不過舖位租金收入有時只計50%,同時銀行審批擔保人時,會考慮多項因素,包括當事人的債務狀況、是否已有按揭在身,以至年齡,例如擔保人年逾70歲,會被拒絕成為擔保人。

尚悅‧嶺兩大嚴重瑕疵 簷篷底空心磚窗戶缺螺絲

潘生潘太在家人畀晒首期下買入元朗尚悅‧嶺一個實用365方呎兩房單位。樓盤是蝶翠峰第5期的項目,所以由蝶翠峰大閘出入。驗樓師陳智康「康仔」驗收,有別以往瑕疵,今次有兩個必須執修的嚴重問題:

問題一:簷篷底空心磚恐跌落街

康仔指出,主人房相連工作平台牆身瓷磚一氣呵成垂直16塊空心磚,「除咗呢度,簷篷底都有4、5件空心磚,比較危險,有機會剝落,係會跌落街嘅。第日鏟底重鋪,要再檢查旁邊啲磚有無空心。」

康仔指出,主人房相連工作平台牆身瓷磚一氣呵成垂直16塊空心磚,「簷篷底都有4、5件空心磚,比較危險,有機會剝落,係會跌落街嘅。第日鏟底重鋪,要再檢查旁邊啲磚有無空心。」
康仔指出,主人房相連工作平台牆身瓷磚一氣呵成垂直16塊空心磚,「簷篷底都有4、5件空心磚,比較危險,有機會剝落,係會跌落街嘅。第日鏟底重鋪,要再檢查旁邊啲磚有無空心。」
問題二:窗戶缺螺絲恐飛落街

主人房窗扇刮到外面窗框,康仔把窗推出拉入就聽到刮聲,「刮多幾刮會令隻窗或者窗框變形,咁會影響防水,咁就麻煩。」更甚的是,「呢度窗仲有欠1粒螺絲,一隻窗總共有6粒螺絲,暫時唔會飛窗落街,但當然必須要齊晒螺絲,咁先可以合乎規格。」

康仔把窗推出拉入就聽到刮聲,更甚的是,「呢度窗仲有欠1粒螺絲,暫時唔會飛窗落街,但當然必須要齊晒螺絲,咁先可以合符規格。」
康仔把窗推出拉入就聽到刮聲,更甚的是,「呢度窗仲有欠1粒螺絲,暫時唔會飛窗落街,但當然必須要齊晒螺絲,咁先可以合符規格。」

除了兩個必須執修的問題,單位有多項瑕疵反映手工欠佳。康仔指,浴室企缸有兩塊玻璃浴屏,「打橫嗰塊斜咗,打直嗰個做細咗,於是夾硬喺地面瀄條粗膠遮醜,真係比較少見。如果條膠瀄得好,就唔會漏水。」康仔即場試水,沒有漏水。全屋地磚多處崩花,而近露台地台傾斜,「如果地磚補得好,就補好過更換。」康仔表示,單位只有3項工種無扣分,12項扣分工種中,地磚及窗零分,鋪磚不及格,單位總分63分,屬於他驗收該盤較差啲單位,四字總結:「有啲失望!」

康仔指,浴室企缸有兩塊玻璃浴屏,「打橫嗰塊斜咗,打直嗰個做細咗,於是夾硬喺地面瀄條粗膠遮醜,真係比較少見。如果條膠瀄得好,就唔會漏水。」
康仔指,浴室企缸有兩塊玻璃浴屏,「打橫嗰塊斜咗,打直嗰個做細咗,於是夾硬喺地面瀄條粗膠遮醜,真係比較少見。如果條膠瀄得好,就唔會漏水。」

恒地回應,上述單位的瑕疵已完成修繕,將與業主保持溝通,盡快安排業主到場驗收。

原文有片:https://hk.appledaily.com/finance/20210101/QQNYJXFXIJGLJLOPY3YYSG4WKQ/